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回避響水爆炸案的跨國巨頭們

綠色供應鏈在全球IT行業已成共識

無視生產安全甚至弄虛作假的相關人員難逃法律嚴懲。而對于化工產業而言,如何規避風險、推動整個產業鏈綠色安全發展,已是當務之急。

p81 插圖:《中國經濟周刊》美編 劉屹鈁

          插圖:《中國經濟周刊》美編 劉屹鈁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胡巍 | 北京報道

編輯:賀詩 

編審: 張偉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11期)

3月21日, 發生在江蘇響水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下稱“天嘉宜”)的特別重大爆炸事故震驚全國。

在國務院調查組和公安機關的介入下,截至4月15日,共有26名犯罪嫌疑人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其中包括天嘉宜及其控股公司內負有重大責任的嫌疑人,以及為該公司相關項目作虛假評價的中介組織嫌疑人。

無視生產安全甚至弄虛作假的相關人員難逃法律嚴懲。而對于化工產業而言,如何規避風險、推動整個產業鏈綠色安全發展,已是當務之急。

據知名環保組織公眾環境研究中心(下稱“IPE”)主任馬軍介紹,在中國,大家對綠色供應鏈的關注,始于蘋果公司。2011 年,多家NGO 組織聯合發布調研報告,披露蘋果公司在華上游供應商違規用工、生產線污染的現象,還涉及著名代工廠富士康,引起了媒體關注和政府重視,期間一批企業被整頓。此后包括蘋果公司在內的一批企業開始重視起產業鏈上的環境問題。

馬軍認為,依靠龍頭企業的帶動,更容易推動整個行業的綠色供應鏈建設。如IT行業,由于蘋果等巨頭企業的努力,近年來在這方面已取得長足進步,但作為環境高風險的化工行業卻裹足不前。

近日,IPE發布題為《被外包的責任?化工巨頭如何回應致命爆炸》(下稱《外包責任》)的報告,指出:響水“3·21”特別重大爆炸事故發生后,各方采取積極措施進行善后和整改,但從涉事企業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購買化學品原材料的許多品牌企業卻保持沉默,這其中或涉及杜邦、科萊恩、默克、巴斯夫等全球化工和制藥巨頭。

承擔供應鏈上的環保責任,是許多國際知名企業提升其品牌形象的方式之一。杜邦公司在官網上對可持續發展就有所承諾:“杜邦致力于對人類健康和我們的產品在整個供應鏈的環境影響進行全面地評估和了解……我們與供應商、運輸商、分銷商和客戶緊密合作,以實現恰當的產品管理和有效的法規實施。”

馬軍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說:“由于品牌價值意味著核心價值,加之公眾越來越關注綠色環保,這類知名企業很重視、也很擅長建設品牌的綠色環保形象,做出了不少環保承諾,比如推動與供應商共建綠色供應鏈。如果這些承諾只是一紙空文,那就意味著對消費者的不誠實,對于那些履行承諾的企業,也是不公平的。”

杜邦、巴斯夫、科萊恩和默克,

巨頭們是天嘉宜的客戶嗎?

《外包責任》指出,由于涉及商業機密,大多數跨國公司的供應鏈不甚透明,追蹤其供應鏈信息相當困難,“但多重信息來源表明,天嘉宜的品牌客戶可能涉及全球化工巨頭杜邦、巴斯夫、科萊恩和默克。”

這份報告援引第三方平臺的信息指出:一、2014至2019年間,天嘉宜向杜邦提供了約50批次、350萬公斤的間苯二胺,最近幾筆交易發生在2019年2月和3月;杜邦29.3%的海外供應來自中國,超過其他任何國家。二、默克從天嘉宜采購三羥甲基氨基甲烷。三、響水爆炸案發生翌日,鞍山七彩化學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七彩公司”)發布公告,稱天嘉宜是其多種原料的供應商;七彩公司在2019年的招股說明書中提到,其主要客戶包括巴斯夫和科萊恩等企業。

公開信息顯示,在響水爆炸案發生前,天嘉宜就有諸多與環境、安檢有關的不良記錄。 2013年至2018年,天嘉宜因環境違規,至少10次受到政府部門處罰,僅在2018年就被處以3次罰款。原國家安全監管總局辦公廳2018年2月發布的《關于督促整改安全隱患問題的函》顯示,天嘉宜在當年1月的檢查中被發現存在13項安全隱患,包括構成二級重大危險源的苯罐區、甲醇罐區未設置罐根部緊急切斷閥等問題。

IPE工作人員指出,這些不良記錄可以通過政府公開信息或“蔚藍地圖”APP等第三方數據平臺輕松獲得,但相關品牌企業“視而不見”。

隨著天嘉宜的關閉,這些企業不得不與其終止采購關系,但這并不意味著其他的供應商更加環保安全。 

《外包責任》指出,杜邦、巴斯夫疑與另一化工企業浙江龍盛集團(下稱“浙江龍盛”)存在采購關系。響水爆炸案發生后,浙江龍盛仍有安監方面的不良記錄。

在今年4月的危化品安全生產檢查中,浙江省安全生產委員會對較典型的22家重大事故隱患企業實施掛牌督辦,其中包括浙江龍盛的全資子公司——浙江鴻盛化工有限公司(下稱“浙江鴻盛”),并要求浙江鴻盛在5月30日前完成整改。

4月22日,浙江龍盛發布公告稱,浙江鴻盛已按相關規定全部完成整改。

次日,浙江省安全生產委員會發布通知,稱浙江鴻盛“在既未真正完成全部隱患整改,也未按照程序申請驗收和銷號的情況下,就對外發布涉重大事故隱患已整改完畢等內容不實的公告,既干擾正常的監管工作,又誤導社會,引起一些不良影響。這表明少數企業吸取江蘇響水‘3·21’特別重大事故教訓不深刻,對安全大檢查工作不嚴肅,對重大事故隱患整改不認真不扎實”。

馬軍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在《外包責任》的調研過程中,前述4家品牌企業對相關問題大體采取回避態度。IPE工作人員說:“沒有任何一個品牌企業表示將改善有缺陷的供應商管理機制。4家品牌企業中,僅有默克公司表示有意愿探討對二級供應商天嘉宜的責任。其他化工巨頭均以‘天嘉宜并非其直接供應商’為由,試圖否認與天嘉宜事故有任何牽連或責任。”

天嘉宜、浙江龍盛等企業是否確為這4家國際巨頭的供應商?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撥打杜邦公司的媒體聯系人電話,并在語音留言中提出了采訪需求,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記者撥通科萊恩化工(中國)有限公司電話并提出采訪申請,工作人員讓記者留下聯系方式,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默克的一位公關負責人接受了《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但未回答天嘉宜公司是否是其供應商的問題。

巴斯夫對采訪表現出相對積極的態度,但沒有正面回答天嘉宜是否是其二級供應商的問題。一位公關負責人表示:“天嘉宜不是巴斯夫的直接供應商。鞍山七彩化學股份有限公司是巴斯夫的供應商,關于我們向其采購的主要產品,據我們了解,七彩化學生產的這一產品不采用天嘉宜提供的原料。”與浙江龍盛是否存在采購關系,巴斯夫尚未答復。

依靠品牌企業推動綠色供應鏈建設,可帶動整個產業鏈

“很自豪連續第四年在公眾環境研究中心發布的‘綠色供應鏈CITI指數’排名第一!”這是蘋果公司CEO庫克在2017年10月13日用中文推送的一條微博。蘋果公司在此后的2018年度排行榜上也蟬聯第一,在這一領域的表現得到多方認可。

這樣的認可并非與生俱來,而是經歷了一個大的轉變。

馬軍介紹說:“在中國,早期對供應鏈的關注是從勞工問題開始的。2011年,多家NGO組織聯合發布了兩份題為《蘋果的另一面》的調研報告,披露了蘋果公司在華上游供應商違規用工、生產線污染的現象,還涉及著名代工廠富士康。兩份報告引起媒體關注,因此得到政府重視,其間對一批企業進行了整頓。此后蘋果公司與環保組織合作,重視起產業鏈上的環境問題。”

“蘋果公司態度發生轉變后,我們也注意到,大型知名企業在推動綠色供應鏈建設方面有很大能力和促進作用。”馬軍說,“如今,蘋果公司已解決了大量供應鏈上的問題,不僅包括廠區內的環境污染,還解決了一些歷史遺留的問題,如河道的重金屬污染,并且不斷關注更上游的企業,比如對危險廢棄物的處理。”

生態環境部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員介紹,世界供應鏈的中心在中國,不管是原材料進口,還是產品出口,中國均居世界第一。“在中國推動綠色供應鏈建設,對整個世界經濟都會產生重要影響。”

這位官員還表示,光靠政府一家一家去推動企業環境整改問題,事倍功半,依靠核心企業推動綠色供應鏈建設,則可帶動整個產業鏈上的中小企業。

另一方面,隨著中國政府在環保領域取得越來越大的成績,包括制度和執法的完善,倒逼在華企業越來越有建設綠色供應鏈的內在動力。

2017年,上海界龍金屬拉絲有限公司(下稱“界龍拉絲”)由于存在環保問題,被浦東新區川沙新鎮政府要求停產。從界龍拉絲采購材料的德國知名汽車零部件生產商舍弗勒集團因此受到影響,其大中華區CEO向上海市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浦東新區政府、嘉定區政府發出緊急求助函,請求允許界龍拉絲繼續為其提供3個月的冷拔鋼絲服務。

求助函在網上曝光后,輿論嘩然,尤其是信中所提300萬輛汽車減產和3000億元產值損失等數據,被外界認為舍弗勒有“用污染經濟要挾綠色發展”之嫌。

事后,舍弗勒官方微博發表聲明稱:“現已調動全球資源妥善處理供應鏈事宜,目前對主機廠整車生產影響可控。”

在馬軍看來,舍弗勒供應鏈風波算得上一次標志性事件。“無論是強調企業的社會責任,維護品牌的綠色形象,還是說環境風險,本身都是虛的。在這次風波中,我們看到政府對污染型企業的嚴格執法,會給供應鏈帶來直接影響。那么對于下游企業,過去的環境風險就成了實實在在的商業風險。”

馬軍還說:“在市場機制下,企業往往是最有創造力的群體,如對他們施加責任壓力,他們也最可能找到更多建設綠色供應鏈的創新方案。”

事故面前,巨頭們盛名難副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查閱杜邦、科萊恩、默克、巴斯夫4家企業的官網,發現均有提及綠色供應鏈的內容。

以默克公司為例,其通用采購條款中有這樣的表述:“默克在實施其商業行為時遵守國際公認的環境、勞務和社會標準。同樣,默克希望其供貨商能夠遵守同等的標準。如果發現供貨商違反了該等標準,默克保留終止與相關供貨商的所有采購合同/訂單的權利。此外,默克要求供貨商向其自己的供貨商敦促推行相關環境、勞務和社會標準。”

IPE工作人員卻認為:“杜邦、巴斯夫、科萊恩、默克在全球都以其‘責任關懷’而聲名卓著。但面對如此嚴重的事故,我們遺憾地發現,這些巨頭中多數是盛名之下,其實難副。如果沒有相對應的盡職調查、合規要求以及不能解決嚴重違規問題即取消訂單的對應措施,僅憑一紙供應商行為準則,很難有效管控生產過程的風險隱患。”

品牌企業履行綠色供應鏈承諾,如果要對上游供應商有所約束,訂單是其核心武器。

《外包責任》寫道:“這需要他們在采購政策中明確供應商必須符合安全和環境法律法規,確認出現超標違規的供應商整改和披露,并獎勵那些超越合規,實現節能減排的供應商。反之,如果品牌客戶在采購中只看價格,違規工廠依然有資格獲得訂單,那么品牌企業就將助紂為虐,成為不負責任經營的‘動力來源’。”

面對《外包責任》提出的質疑,杜邦、科萊恩兩家公司未能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

巴斯夫相關工作人員回應:“我們與其他跨國化工公司共同發起了‘攜手可持續發展’項目(下稱TfS),從而提高整個化學供應鏈的可持續性。TfS 的目標是實現全球供應商評估和審計的標準化,以評估和改進可持續的采購行為。成立以來,22家成員公司總計開展了3767項可持續發展評估,其中包括初步評估和跟進調查。2018年,我們共開展了358次審計;同樣基于TfS框架,逾200名供應商參加了在上海的可持續發展培訓。這一舉措能幫助供應商、二級供應商乃至整個化工行業改善可持續表現。在未來,我們將繼續開展有關評估和審計,并為此制定了清晰的目標。”

默克相關工作人員在接受采訪時說:“默克對此前發生的爆炸感到沉痛。我們注意到了這個報告,并已經開展內部調查。默克一直對供應商進行嚴格的審計,并根據審計和調查結果不斷改善供應商管理。請給我們一些時間,環境、安全和健康一直是我們工作的重中之重。”

在馬軍看來,紡織、IT等行業近年來在綠色供應鏈方面已取得長足進步,作為環境高風險的化工行業,“如果龍頭企業不能積極轉變,很難指望這個行業發生改變”。

綠色供應鏈建設本身有諸多困難,比如成本控制,標準制定和產業鏈上的企業銜接,供應商名單也可能涉及商業機密。

但隨著綠色供應鏈理念不斷深入人心,一些品牌企業也在創新實踐中不斷尋求突破。2017年,佳能(中國)戰略總務本部總經理今川貴司和戴爾全球采購總監何志章曾接受《中國經濟周刊》采訪,并介紹了他們的一些經驗。

今川貴司說:“日本的行業團體先在內部進行商議,根據各項指標,制定一個共同的綠色標準。那么供應商只需要按一個標準,就能給行業內的多家公司供貨,降低了供應商與企業的溝通成本。”

關于供應商名單,何志章說:“這往往涉及商業機密,包括企業的法務部門也會提出一些建議。但這也是一種趨勢,戴爾在這方面比較積極主動,公開供應商名單也沒有想象的那么困難,就目前而言,我們也沒有遇到糾紛。”

企業推動綠色供應鏈,其中一個優勢在于有商量余地。何志章說:“我們采購時已經把環境成本算進去,供應商在這個價格下理應提供符合環保標準的產品,但如果我們要擴大生產,考慮實際情況可以提供一些支持,包括價格也是有商量余地的。”


2019年第11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9年第11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赛马会平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