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法治 > 正文

汞超標萬倍化妝品案主犯獲刑7年,產品銷往全國近20省份,曾致女子中毒進ICU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訊(記者周琦)美容院汞超標萬倍化妝品致女子中毒事件,揭開了波及全國近20省市、涉案過億元的特大生產銷售偽劣化妝品案。近日,江蘇省泰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此案二審宣判,14名被告人因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獲刑,2家被告單位被判罰金75萬元,主犯段某和李某各被判處有期徒刑7年,并處罰金25萬元。

案中,主犯相繼在香港和廣州注冊生物科技公司,在合法拿到化妝品生產許可證之后,暗中在墻壁斑駁、氣味嗆鼻、衛生簡陋的廠房,生產含有大量違禁添加物的化妝品,違禁物用代碼替代,若無密碼本無法解鎖。嫌犯以萬元月薪大批招募年輕女子做美容院導師,將汞含量超標最高1.3萬倍的假化妝品,銷往全國美容院和地下診所,有女子幾近“毀容”,50份化妝品檢驗報告中47份系偽造。

2018年,江蘇省泰州市食藥監局會同泰州興化公安機關在阿里安全部打假特戰隊技術協助下破獲此案,搗毀生產銷售窩點,查獲大量違法化妝品及原料,刑事拘留16人,涉案金額超過億元。

案發:女子使用美容院化妝品中毒昏迷進ICU

此案源于一起美容院化妝品汞中毒事件。

為祛痘,江蘇泰州興化市的王女士在好姐妹的推薦下,于2017年11月來到當地一家中藥美容院。美容院力薦一套“中醫堂”美容化妝品,稱其中不僅包含祛痘水、怯痘無印霜洗面奶,更有美白效果顯著的神仙水,凈白無瑕煥顏霜,還有美容院按套餐調制的中藥面膜。

王女士堅持每天去做美容,半個月后,痘痘果然好了不少。在美容師建議下,她改為兩天一次美容,并買了一套“中醫堂”化妝品回家使用。使用數次后,她臉上開始過敏,后來全身開始浮腫。2018年2月4日,王女士到江蘇省中醫院檢查,竟查出汞中毒引起腎病,期間更突發昏迷送入ICU搶救半個月。隨后,她選擇報警。

2018年3月3日,泰州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會同興化市公安局對該美容店進行檢查,查獲相關化妝品并進行檢測,結果顯示“中醫堂”系列化妝品汞含量高達2193mg/kg—13448mg/kg,國家明令在化妝品中添加汞不得超過1 mg/kg,該系列化妝品汞超標1萬多倍。

同年3月9日,興化市公安局對該案立案偵查。在阿里打假特戰隊技術支持下,警方順藤摸瓜,迅速抓獲“中醫堂”系列化妝品的供貨方趙某、袁某。

2018年4月18日,在廣州警方的大力協助下,興化警方對銷售公司和生產工廠同步收網,抓獲段某、李某等多名供貨源頭的涉案人員,成功搗毀廣州地區偽劣化妝品生產窩點3個,銷售窩點2個,查扣化妝品禁用添加物原料7.5噸,其中違法添加汞的化妝品半成品有6600余公斤、甲硝唑與氯霉素混合液190余公斤、氯化氨基汞化工原料129公斤、慶大霉素205盒。

由于該案案情重大,涉案偽劣化妝品銷售區域廣,2018年5月23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專門派員督辦該案。

化妝品造假內幕:違禁添加物用代碼替換,檢測報告多系偽造

匪夷所思的是,這款價格昂貴、宣傳效果遠勝國際一線品牌的化妝品,在商場、超市均無銷售,也無法通過正規網絡渠道銷售,它們是如何進入市場的呢?

警方查明,1987年生的段某,大學畢業后一直從事化妝品銷售行業,2016年1月在香港注冊了香港億霖生物科技公司,并在廣州市實際經營進行化妝品銷售。半年后,段某結識了化工工程師李某,二人共同出資,注冊成立廣州煊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煊寶依法取得營業執照及化妝品生產許可證,段某熟知在化妝品里添加汞能增加美白效果,而李某則熟練掌握添加技術。經商議,李負責研發和生產半成品,段負責產品的分裝和銷售,另有專人負責采供“麗粉”(即氯化氨基汞)、灌裝、包裝和發貨,公司還設有行政部、運營部、銷售部、設計部、財務部等多個部門。

當民警終于摸到隱藏在廢舊廠區內的生產窩點時,發現墻壁斑駁、氣味嗆鼻、衛生簡陋。

該團伙高層還將違禁物質單獨存放,且以英文代碼或化學式進行標注,賬本上沒有一個漢字,全是代碼。“比如他們進貨汞,就以A代替,甲硝唑則是E,如果不使用密碼本,一般人很難知曉其中的關鍵核心。”警方稱。

團伙將生產、銷售窩點分設兩地,且兩地負責人都是單線聯系,所有含違禁物質的化妝品包裝上印制的都是被注銷的生產公司。

警方在擔任設計部負責人郭某的電腦中提取到50份化妝品檢驗報告,經檢測,僅3份內容真實,其余47份均系偽造。

除下游消費者王女士確診為“汞中毒”,警方還在段某公司的電腦資料及其公司內部微信群聊天記錄中發現,有大量消費者使用其公司產品后面部皮膚生產不良反應的照片、視頻。

警方還在現場發現慶大霉素和生理鹽水,原來,這是為了應對有顧客使用假冒化妝品發生不良反應,制假團伙將慶大霉素灌裝到精致的小化妝品瓶里,謊稱是“神仙水”。

當地警方介紹,段某生產的含有非法添加成分的化妝品成品,并沒有超高的科技含量,正是因為有有著各種非法添加物質,使用效果甚至超過了商場內的名牌產品,但是對于消費者來說,使用后的不良后果是無法挽回的,非法添加物質有潛在致癌性、對腎臟等人體器官造成損傷,長期使用對人體危害巨大。

美容院行業亂象:月薪1萬5招年輕女孩做美容院導師

檢方指出,近年來,全國大大小小的美容店、化妝品店如雨后春筍般涌現。王女士在美容院被推銷的“中醫堂”化妝品價格高昂,但在市面上卻少有聽聞,這絕非孤例。

檢方證實,2016年10月至2018年4月間,添加了神秘 “麗粉”的1號霜、3號霜在廣州市白云區大朗鎮某工業區一家廢棄工廠的車間里源源不斷生產出來,再灌裝到精致的小瓶子里,包裝成不同品牌銷售。由于美白見效快,立即受到客戶及美容院的追捧,訂單量急劇上升。

2018年,煊寶公司曾多次發布美容導師招聘信息,薪酬8000-15000元,負責技術操作、講解、培訓及教授,終端店家技術指導、培訓及產品銷售,能接受全國各區域出差。

因這種“三無”化妝品不能通過正規渠道上架銷售,段某把產品銷路定位在美容院。他雇傭了一批年輕女孩,經過培訓成為美容導師,下派到各個省市給代理商和美容院做培訓、推薦產品。此外,段某和李某還將 1號霜、3號霜直接售賣給多名下線。這些下線自行灌裝貼牌并層層轉銷至美容院后,就誕生了造成王女士汞中毒的“中醫堂”系列化妝品,問題產品被銷往江蘇、遼寧等近20個省市。

2019年3月26日,興化市法院對該案作出一審判決,以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分別判處段某、李某有期徒刑七年,并處罰金25萬元;對具有從犯、坦白等法定從輕處罰情節的陽某等人分別判處緩刑,并處罰金。兩家被告單位中,廣州煌寶公司被判處罰金50萬元,重慶明皓公司被判處罰金25萬元。

段某、李某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7月12日,泰州市中級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企查查信息顯示,煊寶公司登記狀態仍為“在業”。2019年1月29日,煊寶公司因“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聯系”,被廣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白云分局列如經營異常名錄。

檢方在辦案中發現,化妝品銷售行業除了監管較為嚴格的以百貨公司、超市等為主的零售市場,還有由生產廠家通過代理商,將產品直接打進美容院并提供售后服務的化妝品消費“神秘王國”。

在后者中,未取得批準文號的“三無”化妝品占據相當比例,供貨商提供的所謂質量檢測報告則真偽難辨,監管存在明顯缺位。興化市檢察院于8月1日向市場監督管理部門發出檢察建議,建議加強對美容行業的管理,對美容市場進行整頓,定期采取抽查等方式對美容院銷售或使用的相關產品進行檢查,并及時向公安機關移送案件線索。

當地警方表示,從半成品研配到成品分裝、生產,再到銷售、使用,違法主體呈現鏈式緊密銜接;區域經銷商遍布全國各地,以點帶面,區域輻射甚為廣泛。在阿里打假特戰隊技術協助的有力支撐下,警企合作摧毀了制售偽劣化妝品利益鏈。

代表阿里打假技術的“阿里知產保護科技大腦”,是一套阿里20年間積累的海量線上線下假貨特征庫、打假經驗聚合而成的算法技術系統,日前獲得由中央網信辦、工信部、公安部三部委指導頒發的科技創新獎。過去3年,阿里已使用這套技術協助全國31個省份、227個區縣的警方抓獲制售假嫌疑人4439人,搗毀制售假窩點4289個。阿里巴巴首席平臺治理官鄭俊芳表示,阿里將繼續不遺余力協助執法機關,聯合一切力量圍剿假貨源頭。

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對本案表揚稱,這是一起典型的化妝品違法犯罪案件,集非法添加禁用物質、假冒他人品牌等嚴重違法行為于一身。該案的成功查處,有力打擊了不法分子利用互聯網生產銷售違法化妝品的囂張氣焰,體現了藥品監管部門在新一輪機構改革期間積極作為、嚴查大案、堅決維護公眾健康安全的決心和意志,將繼續加大案件查處力度,始終保持對藥品、醫療器械、化妝品違法行為的高壓態勢。


(網絡編輯:周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赛马会平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