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法治 > 正文

堅定地站在反“港毒”一邊,讓亂港分子聞風喪膽的英籍阿Sir又上《新聞聯播》了

他叫莊定賢,是當年香港回歸時留下來的英國籍警察之一。雖然是英國籍,但他堅定地站在了反對“港毒”的這一邊。

在懲戒亂港分子的過程中,莊Sir態度強硬,痛斥某些居心叵測的媒體斷章取義:

“我認為警方所使用的武力是成比例的,合理的。一些媒體上展示的單獨的照片特別無恥,它只展示了長達4個小時的對峙中的一刻。它試圖指責警方過度使用武力,卻沒有展示出另一方的所作所為才是警方使用武力的原因。”

莊定賢接受央視采訪截圖

莊定賢接受央視采訪截圖

除此之外,他還無奈地說出了一個令人氣憤的消息:

“我13歲的女兒在學校被她的體育老師灌輸,她應該對她父親做的事感到惡心。”

莊定賢接受央視采訪截圖

莊定賢接受央視采訪截圖

“她只有13歲。作為一個穿著制服的警察,你可以針對我個人或我的工作。但是如果你針對我的妻子和我的孩子,我認為這是不能接受的。如果你的目的是想要從事暴力行為,你永遠可以找到借口。”

為何亂港分子對莊Sir的恨意超越了其他阿Sir,甚至不惜引導一個13歲的孩子痛恨父親?

原因很簡單——莊Sir曾將他們打得抱頭鼠竄。

該出手時就出手

自香港“暴亂”以來,警方一直保持著冷靜,無奈亂港分子們卻一次又一次地挑戰著大眾的底線。

6月底,曾有數千名戴口罩的亂港分子包圍灣仔警察總部,隨后又堵塞多座政府辦公大樓出入口,甚至還有警員被淋上疑似機油的不明液體;

7月14日,港大畢業生杜啟華在爭執中咬斷梁姓警官手指;

8月11日晚,香港發生多起暴徒用汽油彈襲警事件,一名警員受傷;

8月12日,一名女子用彈珠槍向香港警察署射擊......

港媒《文匯報》曾指出,香港坊間一直流傳著有人花錢招攬學生上街鬧事,稱“著黑衫就得5000元,投擲物件令警察失救致死,更可獲高達5萬元獎勵”。

既使這樣,香港警察們依然沒有大規模使用強制手段。

但香港警方的克制換來了事態的進一步升級,亂港分子愈發囂張的臉上寫滿了對公共安全的挑戰。

終于,忍無可忍的香港警方派出速龍小組,讓年輕的亂港分子嘗到了什么叫“來自社會的毒打”。

速龍小組是一個跨部門的臨時編組精英部隊,專業名稱為特別戰術小隊(Special Tactical Squad),專門應對大型沖突的管控、捕拿和熱點處理,需要時召喚集合,人數和任務不等。

小組管理隸屬香港警務處警察機動部隊,而本次行動的總指揮,正是莊定賢。

通過這次行動,莊Sir不僅極大挫敗了亂港分子的囂張氣焰,還讓全世界的人看清了他們的真面目。

因此,之前非法“占中”的頭目黃之鋒也對他大肆攻擊。

其實在這次香港暴亂事件中,莊Sir已經不是第一次成為亂港分子的“眼中釘”。篤信“該出手時就出手”的他,前幾天曾下令向靠近警戒線的抗議者發射催淚瓦斯,對待亂港分子毫不留情。

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他曾直言:“我所觀察到的是,和平示威往往迅速演變為暴力事件,由部分激進分子帶頭進行暴力活動。他們只關心攻擊警察局,襲擊只是在維持秩序的警察,或者主動阻塞道路,造成混亂。”

看到這一幕,大陸網友們也對這個英籍阿Sir豎起了大拇指,然后發出靈魂拷問:

“人家還不是中國血脈嘞!香港‘廢青’不慚愧嗎?”

爆頭警司

今年52歲的莊定賢出生于新加坡,曾服役于英國皇家海軍。1992年,他在英國完成學業之后,因一次偶然的機會加入了香港警隊。

在從警的27年中,這位西方面孔的阿Sir始終奮戰在香港警隊前線,曾在保護證人組、港島沖鋒隊和警察機動部隊任職。目前,他擔任警察機動部隊總部校長一職。

不過,比起這些職務,人們印象更深刻的還是莊定賢那個響當當的綽號——“爆頭警司”。

2014年,在香港警隊處理非法“占中”的行動中,時任高級警司的莊定賢肩負重任,成為警隊的主要指揮官之一。

在沖突現場,他遭遇暴徒襲擊頭部,導致血流滿面,但他輕傷不下火線,仍然堅持奮戰在危險的第一線,由此獲得了“爆頭警司”這個綽號。

莊定賢當時的處境和今天極其相似,明明是秉公執法,卻頻頻被人“潑臟水”。

他和另一英籍香港警察陶輝成為非法“占中者”的頭號攻擊目標,二人的相片被寫上“血償”和“香港警察可恥”等標語。

莊定賢當然沒有被嚇退,對于處理這些“示威者”的惡意,他甚至已經駕輕就熟。

早在2005年的韓農示威中,他就遭遇過類似狀況。之后,因在處理過程中的優秀表現,他還獲得了香港警務處處長的嘉獎。

8月16日,在香港警察總部,莊定賢接受媒體采訪。新華社記者 王申 攝

8月16日,在香港警察總部,莊定賢接受媒體采訪。新華社記者 王申 攝

作為一名香港警察,莊定賢是危難時霸氣出手,平日里也盡職盡責。比如,2017年底,時任大浦警區指揮官的他跑去探訪獨居長者,特意提醒他們注意提防可疑來電,可謂是硬漢盡顯暖男本色。

盡管莊定賢是英國國籍,但他確確實實早已把香港當成自己的家在全力保護。

他娶了一位中國妻子,生了3個孩子,是一個地地道道的中國女婿。他說:“香港是我生活時間最長的地方,是我孩子出生的地方,是我的家。”

可就是這樣一位優秀的外籍港警,卻總是被污蔑,甚至被襲擊,到了今天,連家人都不得安寧。

外籍港警不好做

在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之前,香港警隊中大約有900名外籍警員,其中絕大多數都是英籍。他們當中有許多人被鼓勵留下來協助過渡,并被要求精通粵語。

1993年離任的前香港警隊刑事情報科主管韋啟賢稱,當時外籍警員留任是有價值的,也是人們所希望的,有助于保證“延續性和信心”。

不過自1994年起,香港停止雇用外籍警察。截至目前,香港警隊只剩大約60名外籍警員,最后一批外籍港警預計將在2028年左右退休。

雖然外籍港警的人數并不多,但其中不少人都和莊定賢一樣,把香港當成了自己的家,維護起香港的治安比誰都用心。

比如前面已經提到的陶輝,他于1989年投考當時的皇家香港警察,算是莊定賢的師兄。

他此前同樣參與過處理非法“占中”運動。在這次的事件中,擁有30年警隊經驗的他被派去主要負責立法會周圍前線警力的領導工作,連月在香港街頭奮戰。

6月12日,警隊速龍小隊向“示威者”開槍,作為當日指揮官的陶輝自然成了這些“示威者”的眼中釘、肉中刺。

7月7日,“示威者”可算是找到了報復的機會,他們瞬間將陶輝包圍起來,指責、謾罵鋪天蓋地,萬幸的是,當天沒有發生流血事件。

同樣是在6月12日那一天,另一位英籍香港警司薛鎮廷也沖在第一線,下令向襲警暴徒施放催淚彈。

之后,英國工黨國會議員古德曼竟點名指控薛鎮廷“過度使用武力”, 并呼吁對其進行進一步調查。為了攪混水,英國某些政客可是連英籍港警也不放過,開啟無差別攻擊模式……

古德曼不負責任的言論引發了多個組織和個人抗議。

英籍香港退休總警司、曾任警察機動部隊校長的華樹桓親自寫信給古德曼,指責她并沒有了解清楚香港當下的實際形勢,要求她向薛鎮廷道歉。

更剛的是,華樹桓還回懟古德曼,認為英國政客尚且未能保障其國民安全,卻去批評香港警隊,“(英國)這個星期有多少年輕人死于持刀襲擊?”

這些外籍港警可是真心不容易,兢兢業業維護香港治安,不僅要面臨被香港暴徒打罵的風險,還要慘遭自己同胞的詆毀,最可怕的還有來自于親人被“洗腦”之后對他們產生的不理解和傷害……

有句話說得好:正義不分國籍。

我們要為每一位心懷正義、真心為中國香港好的外籍港警點贊!你們辛苦了!

來源:央視新聞 發布:周琦


(網絡編輯:周琦)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赛马会平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