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廚房 > 正文

從住進600多平的豪宅開始,浙江金華婺城區原區長郭慧強一步步走進牢房

2018年9月24日,對于浙江省金華市婺城區原區委副書記、區長郭慧強來說,是個特殊的日子。

這一天,是他接受浙江省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的前夜,也是他失去自由前與家人過的最后一個中秋節。數月之后,郭慧強在懺悔書中痛心疾首地表示,“多想讓時間永遠定格在這一刻”。

2019年4月19日,麗水市中級人民法院對郭慧強受賄案公開宣判。經審理查明,2010年至2018年,郭慧強利用擔任東陽市委常委、東陽經濟開發區城北工業新區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六石街道黨工委書記、東陽市常務副市長、金華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局長等職務便利,為有關單位和個人在項目建設、工程推進、資金撥付、職務調整等事項上謀取利益,直接或通過其妻子先后收受相關單位和個人所送的現金、購物卡等財物,共計價值559.48余萬元。

法院以受賄罪判處郭慧強有期徒刑6年,并處罰金30萬元;對郭慧強受賄所得贓款贓物予以追繳,上繳國庫。宣判后,郭慧強當庭表示服從判決,不上訴。

住進600多平米“豪宅”

郭慧強清楚,自己真正的人生轉折,在中天世紀花城的這套房子購買之時就已經開始。

出身東陽農村的郭慧強自幼好強,家里兄弟姐妹四個,外婆請來的算命先生唯獨說他不是大學生,他發誓一定要出人頭地,結果成了全村第一個大學生。畢業安排工作,他遭到人生的又一次冷遇,為此,他賭氣要為家庭、家族爭光,一路奮斗,他硬是從一名普通鄉鎮干部干起,以“拼命三郎”的作風和干勁,一步步走上了區長的領導崗位。

然而這種不甘示弱,也成為他性格中的一把“雙刃劍”。1996年,郭家搬到東陽縣城居住,在城中村一間普通樓房住了16年之后,郭慧強開始徒生出一些異樣感覺。

2012年,郭慧強由東陽市委常委、東陽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主任改任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開始分管發改、規劃、建設、國土等掌握資源要素的關鍵部門,這讓上門要求幫忙解決問題的一些人,幾乎踏破了他家里的門檻。不過,郭家相對偏僻的位置,著實讓他有些尷尬。

“由于房子不起眼,有人來訪時都要打好幾個電話才能找到,小區老舊,也沒有多余的車位停車”,更讓郭慧強心生波瀾的是,幾乎所有來過他家的人都會說上一句“市長,你住的都不如一個科長,該換房了”。

說的人多了,郭慧強的心態開始漸漸失衡。原來看起來很溫馨的家,現在看來都是毛病了:房間太小了、庭院太老了、間距太窄了、汽車也停不了,越來越覺得住在老宅和自己的職位嚴重不匹配,是該換房了。何況現在自己分管這一塊,總比別人有更多的機會。

郭慧強開始請人尋找合適的房源,不久就傳來了好消息。東陽當地起家的一家房產公司某小區還有幾套排屋留著,只要他想購買,房產公司可以按照2009年開盤銷售價再打折出售。

郭慧強后來坦言,當如此巨大的誘惑擺在面前那一刻,他也曾有過猶豫和不安:“價格這么低會不會違反紀律,要出事情咋辦?這樣的機會是選擇擁有還是舍棄?”然而,虛榮心最終還是戰勝了內心的不安。“這么多領導干部都住在這里,我住能有什么事?”不曾想,正是思想上的自我麻痹,讓他一步步滑向違紀違法的深淵。

彼時的郭慧強,早已將“紀法”二字拋之腦后,眼里看到的只有房產開發公司看得起自己的“情意”,滿腦子想的是近500萬元的房款該從何而來?于是在這一年,在朋友資金的大力支持下,郭慧強買下了這套以自己家庭收入根本無法承擔的600多平方米排屋。

把權力當成了“買賣”

房子到手了,那些打著歪主意的“獵人”們似乎從郭慧強身上嗅到了味道,紛紛在恰當的時機用恰當的方式“湊上來”幫助他“解決問題”。

裝修錢不夠,馬上有人送來80萬元,同時還送來30多方的花梨木,說是自家裝潢多余的;有人不僅幫忙采購材料,還墊付了100多萬元的材料款;甚至庭院里栽種的羅漢松、房子里擺放的家具電器,統統有人“湊巧”送來。面對這些主動找上門的心意,郭慧強直言難以抵擋,更舍不得放棄。

其實,“拿公權換私利”在郭慧強身上早有苗頭。早在2004年,郭慧強曾赴西藏援藏掛職,接觸了代購蟲草的生意。“過去我給朋友代購一些蟲草,覺得這是好事,現在覺得吃虧了,要賺一點回來。”郭慧強利用自己的掛職經歷,竟和妻子趙某一起做起了蟲草買賣,開起了“夫妻店”。由郭慧強聯系自己管轄范圍內的企業主購買蟲草,趙某負責包裝發貨,夫妻二人一唱一和從中賺取差價。2010年至2016年期間,郭慧強以為某集團有限公司從西藏代購蟲草的方式進行經營活動,從中獲利12萬元。

一前一后,夫妻聯手。郭慧強在前,拿公權換人情;趙某在后,以人情換私利。私利看重了,被“圍獵”的大門就悄悄打開了。

違規借貸便是其中之一。素有“建筑之鄉”之稱的東陽,民營經濟發達,民間資金借貸活躍,郭慧強改任東陽市常務副市長后,分管國土、財政、建筑業等重要部門,自然成為不少房地產開發商和建筑公司競相追逐的目標,紛紛以民間借貸為名,通過支付利息方式進行利益輸送。

此前提供低價購房機會的某房產公司,再次向他伸出橄欖枝。原來,郭慧強購買該公司排屋時,僅支付了部分房款。簽訂購房合同的第二天,原本應用于支付房款的200萬元居然以其妻的名義又借給該房產公司,同時按年息18%收取高額利息。10個月后,郭慧強收到該房產公司支付的利息30萬元。

嘗到甜頭的郭慧強以這套排屋向銀行抵押貸款300萬元,并以年息25%轉貸給另一家房產公司,至2014年10月共違規獲利106.85萬元。當某汽車銷售公司老總有事請托郭慧強幫忙時,郭慧強又授意妻子出借200萬元給該公司,每月收取3分利息進行獲利。

這方面,郭慧強曾經一起工作過的同事、下屬也紛紛投其所好。如郭慧強曾經任職過的六石街道下屬某村黨支部書記吳某,幫助其聯系經營礦產生意的老板陳某,出借本金50萬元,約定月息5分,利息一季度一付。結果陳某由于經營不善后來無力再退還本金及支付利息,在明知這一事實的情況下,郭慧強仍先后收受吳某給付的7個月高息和本金共計67.5萬元人民幣。

然而,只賺不賠的買賣,終究不會長久。以“利息”之名,行“賄賂”之實,早已是人盡皆知的“老把戲”。“有‘賺’的企業其實都是有事求我幫忙的,是變著法子送我好處的”,郭慧強坦言。可在貪欲面前,郭慧強仍然心存僥幸、自欺欺人。錯位的權力觀,讓他再也無法回頭。

欺騙組織終難“過關”

事實上,早在2014年郭慧強一家搬入新房沒多久,就有人舉報郭慧強低價購房的問題。金華市紀委專門派人調查取證,郭慧強與其兄、妻子和房產公司經理一起商量,偽造了2009年其兄交過34萬元定金的發票,同時對2012年的完稅發票重新開具并加上“2009年支付定金”字樣,確保“合理低價”雙保險,順利“混”過了調查。

此后,郭慧強的提拔,讓他一度以為自己已經“漂白”。而且機會又一次來臨,2018年5月,因為婺城區原區委書記提拔,組織上讓郭慧強臨時負責區委工作。可就在這關鍵點上,又有人舉報,省紀委監委遂對其展開調查,這次他沒能輕易“過關”。

眼看多年的努力馬上要修成正果,郭慧強不甘心就此放棄,準備繼續掩耳盜鈴、自欺欺人。

當年8月,省委機動巡視組進駐婺城區。郭慧強如坐針氈,但仍在巡視談話中作了虛假說明,之后更是耍小聰明臨時抱佛腳,商量設計讓某房產公司一名財務人員做偽證來對抗組織調查。

在被留置前數日,郭慧強一直與相關行賄人員進行串供,偽造證據材料,將受賄苗木款虛構成欠款,將房產公司的200萬元巨額賄賂偽裝成他人的投資款,將管理服務對象的行賄款偽造成為他人墊付的本息等等,企圖逃避對抗審查。“最終的結果現在看來顯而易見,不過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郭慧強如是說。

當時看不破,直到最后被留置,郭慧強方才后悔“名利都是過往云煙,與尊嚴、自由相比一文不值”。回首來路,他曾是家里的驕傲、業務的標兵,老父親當年對他要當“清官、好官”的囑托還猶在耳邊。然而,從那一套“看似符合身份,實則并不匹配”的房子開始,郭慧強日漸增長的虛榮心和貪欲讓他越過了黨紀國法的界限,他的“錯位”人生歧途難返。

“窮且益堅不墜青云之志”。也許直到郭慧強真心懺悔的那一刻,他才又回想起這句話。(浙江省紀委監委 || 責任編輯 楊文佳)(發布:何穎曦)


(網絡編輯:何穎曦)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赛马会平台网站